医学期刊

您现在的位置:中国学术论文发表网 > 论文欣赏 > 医学 >

《亚太传统医药》运用中医技术月经过少原因分析

 摘要:女子以血为用、以血为本,妇女的经、孕、产、乳均离不幵血,月经为血所化,而血来源于脏腑,故月经不调与脏腑功能及气血失调密切相关,特别是与肾、肝、脾有着直接关系。月经是肾气、天癸、冲任脉、胞宫协同作用而产生的一种生理现象。肾为先天之本,主藏精,精血同源。肾中精气充盈到一定程度,则先天之精化生的天癸在后天水谷之精的充养下成熟,促使月经来潮;同时,冲任二脉出于胞宫,冲为血海,任主胞胎,对月经具有重要的调节作用。气为血之帅,血为气之母,气行则血行,气血调和才能月经正常。


  关键词:月经;肾虚;肾精;肝郁;情志;瘀血;冲脉


  《傅青主女科》认为:“经水出诸于肾……经原非血,乃天一之水,出自肾中。”《医学正传·妇人科》曰:“月经全借肾水施化,肾气既乏,则经血日以干涸,渐而至于闭塞不通。”《临证指南医案》强调“女子以肝为先天”。肝藏血,脾统血,脾为气血生化之源,故肝之疏泄功能和脾之运化功能是否正常对月经的来潮也有着重要的影响。《女科正宗·广嗣总论》曰“男精壮而女经调,有子之道也。”因此,月经正常在繁衍下一代中也扮演着重要角色。早在晋代王叔和《脉经平妊娠胎动血兮水兮吐下腹痛证》中就有“经水少”的记载,认为其病机为“亡其津液”。


  王桂花认为月经过少病证的发生临床多以血瘀、血虚、肾虚、痰湿为病因病机,分虚证和实证论治。朱贵荣认为本病虚多实少,肾虚为本,肝郁血瘀为标。刘涓也认为本病主要病机为脾肾虚弱,肝郁不畅,挟有血瘀。以下简单分析月经过少的原因。


  1. 肾与月经过少


  肾虚是月经过少的病因之一,苗晓玲等通过分析发现,月经过少与肾虚的关系极为密切,其原因以先天禀赋不足和后天手术损伤为主。妇女早婚多产、房事不节、屡次堕胎等,均可损伤肾气,耗伤精血,致冲任不足血海不能按时满溢,或蓄溢失常,发为月经量少。在治疗时多选用归肾丸类方剂取得较好疗效,亦反过来佐证了肾虚是临床上月经过少不可忽视的重要病因之一。中医认为,反复刮宫为金刃所伤,或产后余血未净,邪气乘虚而入,瘀滞冲任胞宫,或因反复流产损伤肾气,精血不足,胞脉空虚冲任血海亏虚,从而出现月经过少、闭经、不孕症等。张介宾的《妇人规》谓:“五脏之伤,穷必及肾,此源流之必然,即治疗之要着……脾肾大伤,泉源日涸,由色淡而短少,由短少而断绝。”《女科切要》云“…或因堕胎多产而伤其血……皆能令人经闭”,《盘珠集胎产症治》云“…产则劳伤肾气,损动胞络”。堕胎多产,损伤肾精、肾气,肾精不足,无精化血,精血不足,血海不盈以致经行量少。劳则气耗,妇女在月经期、妊娠期、产育期体力频繁过度劳累,可耗伤肾精,肾精不足,不能滋养胞宫,则胞宫血枯,发为月经量少。


  符小航认为人工流产后肾虚血瘀为本病发病的病理关键。童南滨认为月经过少以肾虚多见,兼或肾虚肝郁、肾虚血瘀,肾虚痰凝等等,这与"经本于肾"的理论相一致,但有全虚或虚实兼夹之不同表现。肾虚精血不足,脉道枯濯,由血虚而瘀,或因肾阴虚,虚热内灼营血,血稠难流而瘀,或元气不足,无力推动血行而瘀,或因肾阳虚弱,命门火哀,寒凝血瘀。英艳君等认为肾虚为病,无论肾阴精不足,还是肾阳气虚损都可导致因虚致瘀的病理改变,而脉络瘀阻,血行不畅,碍于肾阴肾阳的化生,加重肾虚血瘀化精乏源,也可加重肾虚。月经量少的病机是肾精亏虚,瘀血阻滞,其中肾虚为本,瘀血为标。汤舂琼等认为引起月经过少的原因虽然较多,但发病虚多实少,以肾虚为本,或禀赋素弱,或少年肾气未充,或多次人流、药流、房劳伤肾,以致肾气不足,精血不充,冲任血海亏虚,经血化源不足而致经行量少。兰玛亦认为患者多因先天禀赋不足,或多产(含人工流产、屡孕屡堕)房劳伤肾,以致肾气不足,精血不充。加之情志抑郁,气滞血瘀,阻滞胞脉,致经量减少。崔晓萍认为药流后一则肾精衰少,肾气亏损,无精化血,冲任血海不满,致使无余可下,出现月经量少;二则药流后离经之血不能速去,瘀血停留,冲任受阻,新血不生,发为月经量少。


  2. 肝与月经过少


  韩璐认为若肝血虚亏,则冲脉失荣,血海不能按时盈溢,出现月经期退后、月经量少,甚至闭经等。若肝失疏泄,则冲任之气不利,月经为之失调;肝性喜条达恶抑郁,而妇女对事物敏感,多忧、忿、郁、伤情,女子性矜持。而不得隐曲之事颇多,故情志常常不遂,致使肝气郁结,郁而不疏,导致冲任血海阻滞,经行不畅,月经量过少。宋勤等亦认为因肝郁火盛,火炎气逆,迫血上溢,而生经行衄血,血海虚而经少,还有因阴虚内热,损及冲任,故月经量少。李九平认为肝不条达,疏泄无权,见滞见郁,急躁易怒,胸肋苦满,胸闷乳胀,致使冲任失调,肾水不足而致闭经、月经过少。


  3. 脾与月经过少


  脾为后天之本,气血生化之源,有统摄之功。《景岳全书·妇人规·经脉类》指出:“调经之要,贵在补脾胃以资血之源,养肾气以安血之室,知斯二者,则尽善矣。”《脾胃论》云“内伤脾胃,百病由生”。《妇科经论》说“盖血生于土,故脾统血,凡血病当用苦甘之剂,以助阳气,生阴血也”,亦云“妇人精血,由于饮食五味,水谷之气所化,此调经必先于扶脾和胃为要也”。饮食失节,如暴饮暴食、过度饥饿、过食肥甘厚腻、饮食五味偏嗜、或寒温失宜等,都可损伤脾胃,痰湿内生,流注下焦,胞脉受阻,而致月经量少。王莉等认为脾胃乃月经所本,如阳明脉络空虚,或脾胃阳伤中气亏损,皆可使冲脉合血注,致月经迟迟不致,量少。脾胃的升降与肝的疏泄关系密切;对肝郁所致的月经不调,在疏肝的同时,必须补脾和胃。金鸿猷亦认为脾胃则是气血生化之源,只有脾胃健旺,才能血海充盈而经候如期。如果脾气虚弱、运化失常,不能生血,则可引起血虚所致的月经量少,甚或闭经。情志不遂、损伤心脾、营血暗耗,可致月经过少甚或经闭。杨声等认为由于素体血虚,或久病伤血,营血亏虚或饮食劳倦,思虑伤脾,脾虚化源不足,冲任血海不充,遂致月经量少。


  4. 冲任与月经过少


  月经正常来潮与肾-天癸-冲任-胞宫的生理功能密切相关。《素问·上古天真论》曰"二七而天癸至,任脉通,太冲脉盛,月事以时下,故有子",肾气的充盛促使天癸成熟泌至,从而使任脉通畅,冲脉旺盛,血海满盈,溢于胞宫而产生月经,月经周期性来潮代表女子具备了生育能力。月经的产生与调节是在肾气主导下,天癸成熟泌至,使冲任二脉汇聚脏腑之血溢入胞宫以备种子育胎,既孕则营养胎元,未孕则化为月经依时而下。


  袁萍等认为人流术后冲任、胞宫直接受损,导致冲任、胞脉瘀滞,耗伤肾之元气精血,故出现月经量减少。王成荣老师认为月经过少的辩证可根据年龄和有无人流史分为冲任不足证和冲任虚瘀证。郑洁莉认为人工流产术使冲任、胞宫直接受损,导致冲任、胞脉瘀滞,瘀血内停,而出现月经量少,因而气滞血瘀是其主要病机。


  5. 情志因素与月经过少


  古医籍中有不少关于情志因素与月经过少之间关系的记载。如《万氏妇人科》曰:“忧愁思虑,恼怒怨恨,气郁血滞,而经不行。”《医宗金鉴·妇科心法要诀》说“妇人从人,凡事不得专主,忧思、忿怒、郁气所伤,故经病因于七情者居多,盖以血之行止顺逆,皆由一气率之而行也”。《女科百问·妇人感病倍于男子》云“妇人百想经心,内伤脏腑,外损姿容,月水去留,前来交互,瘀血停凝,中道绝断”。《胎产新书·女科秘要·原经水不调》曰“大抵妇人,情多执拗,偏僻忿怒妒忌,多伤肝气”。《素问·阴阳应象大论》曰:“二阳之病发心脾,有不得隐曲,女子不月”。《沈氏女科辑要笺证·月事不来》说“经言不得隐曲,即指所思不遂,谋率拂逆而言,则心脾之阴营暗耗,而不月之病成矣”。忧思不解,积念在心,阴血暗耗,心气不得下达,冲任血少,血海不能按时满盈,可致月经过少等。由此说明情志不畅是月经病的重要影响因素。现代女性的工作和生活压力较大,妇女常常得不到放松与休息,极易造成肝气郁结,脾失健运,冲任血海亏虚,经血化源不足以致经行量少。

推荐《 亚太传统医药
    本文由中国学术网--吴编辑整理发布
本刊投稿邮箱:sdtougao@126.com
责编QQ:2850659538